商用地产

杭州站

广孚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房产资讯 > 城市新闻* > 国内思想周报|反思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告别金庸的热潮

国内思想周报|反思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告别金庸的热潮

http://www.5acbd.com  2018/11/6 9:23:00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国内思想周报|反思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告别金庸的热潮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带来的思考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一周来牵动着大家的心。随着事件调查的进展,真相被一层层揭开,在不同阶段也引发针对不同焦点的讨论。

事故发生后不久,坠入江底的公交车正被打捞。@人民日报10月28日发表微博评论,表示:“惟愿不仅打捞出完整的真相,更能‘打捞’出教训,为人镜鉴。”

事实上,在事故发生后不久,即有部分媒体与自媒体一度在报道中错误指责“小轿车司机邝某娟……是该起事故的肇事者”。

“女司机”一时间受到“围攻”。有文章指出“现场照片显示女司机穿的是高跟鞋。这引得舆论山呼海啸般地对所谓‘肇事女司机’予以谴责,以至整个女司机群体跟着倒霉”。

随着此后@平安万州发布的警情通报:“经初步事故现场调查,系公交客车在行驶中突然越过中心实线,撞击对向正常行驶的小轿车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事情发生反转,一些谴责或嘲讽“女司机”的网络文章被悄悄撤下。

邝某娟的丈夫在“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只要听到女司机三个字,就一定觉得责任在女司机,说话一点都不负责任!”

此后,“北青深一度”又有报道披露公交司机的部分情况,其中有“事发当天凌晨5点24分,冉涌曾登录某K歌软件,并演唱了一首《再回首》”。引起评论质疑是否“疲劳驾驶或阴影驾驶”,这类评论也迅速被另一部分网友反驳“录歌的时间是他正常起床上班的时间”“ 公交司机早班是5点就要起床的,不存在什么疲劳驾驶吧。不信谣不传谣,一切等调查结果出来了再评论”。

据微信公号“交通运输部”10月31日消息,第五批下水的潜水员鲁玉鑫在失事公交车内找到了黑匣子(行车数据记录仪)。

几天后,一段惊心动魄的视频,还原了悲剧诱因。

11月2日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原因新闻通气会上公布的坠江公交车监控录像截图。 新华社 图

@人民日报11月2日的消息这样说:“……教训之惨重,让人不敢直视,却不得不叩问,乘客与司机互殴何以一再出现?痛定思痛,别止于唏嘘,更别停留于愤怒。无彻底反思就无真正救赎,不形成制度正义,类似悲剧便难断绝。”

一时间,在相关新闻的评论中,究竟责任在谁,众说纷纭。有认为“该女乘客绝对构成犯罪行为”,也有认为“大妈有错,无罪。她不是车辆的直接掌控人,是掌控车辆的人对发生的事情处置不当造成的后果。开车的人都知道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刹车是第一位的,从视频上看他刹车都没踩一下,而是打方向,开车的人都知道让速度不让方向,所以这把方向问题多多”。

甚至有指责同车乘客冷漠的,认为乘车遇到这种“无理取闹”干扰司机驾驶的行为,应该“见义勇为”“上去踹一脚”的意见。对于此类评论,也有反对意见认为:“如果有人‘一脚踹’,乘客司机都安全了,闹事的女乘客却受伤了,怎么办?必须明确引导见义勇为的正确导向。”

此外,比较另类的猜想甚至还有:“回去仔细看下视频,司机是用右手还击了一下之后,再用右手往左打了一圈的方向的。再回顾之前别的车辆行车记录仪,公交车并没有越过对面车道太多,不存在要躲避那红色小车的情况。最大的可能就是由于乘客有殴打司机的行为,司机想制造车祸,然后那乘客‘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就基本妥妥的了。”

“澎湃新闻”《 马上评|坠江教训:公德要彰,规范司机应对也是当务之急》则提出:“在这种情况下,最应该做的就是把车安全停下。从功利的角度,车停下来后,别的乘客会对肇事者施压,有利于改变她的心理状况。司机接下来要做的是报警,因为乘客辱骂攻击司机的行为,已经危害到公共安全……或许只能从规范司机行为入手,才能更快更好地提高乘车文明。”

“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号则发表文章《追问重庆公交坠江悲剧:我们是否需要一场文明革命?》,问道:“其实,面对如此惨痛的教训,反思的重点并非事故责任如何分配,而是文明的责任如何承担?谁来承担?”并评论说:“悲情,都是从险情中来的,而很多险情,都是从情绪失控开始。”

据最新消息,重庆市目前正全面加强公共交通安全稳定工作,并将制定驾驶员突发情况处置操作规范。重庆多部门联合召开的全面加强公共交通安全稳定工作会议指出,各部门要督促相关运营企业加大投入力度,为车辆配备必要的安全隔离驾驶室、安全防护网或防护栏等设施,要设立驾驶员与乘客的安全警戒线,张贴醒目的警示标识标语,建立安全警戒线管理制度和市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行为规范,强力推行实施。

告别金庸的热潮

10月30日,武侠小说家、《明报》创办人查良镛(笔名金庸)病逝,享年94岁。

因其一代武侠小说泰斗的身份,一时间媒体、自媒体悼念文章层出不穷。

有追忆文章指出:“查良镛的第一生命是报业,第二生命是电影……写武侠纯粹是被逼的。”这似乎在提醒我们,刚刚离开人间的不仅仅有一位“写武侠的金庸”,也是那位活跃在香港报业与文化界的查良镛。

然而,终究还是那位写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武侠小说家金庸,留给了更广泛的读者难以磨灭的心灵刻痕。

著名的金庸粉丝“六神磊磊”甚至专门作文解答“金庸写的武侠小说,究竟有啥价值,有多大价值?二十年前被叫做‘四大俗’之一的他,对中国文学到底有什么贡献?放在历史的长河里到底是什么水平?他有没有触摸到文学最高殿堂的光辉穹顶?”

似乎在对待金庸去世这一事件上,网络上针尖对麦芒的不同人群终于找到了最大公约数、达到意见的统一,一起来“告别侠义”“告别青春”……

其间也有“针对评论的评论”:“金庸先生去世,朋友圈的讨论热潮维持了大概两天。如此,应该是如今新闻热点的生存极限了吧。”

事实上,且不论其他新闻热点是不是能生存两天,因其作为“武侠小说家金庸”身份,悼念、追忆、感情、家族、生平追述的热潮虽然也有退潮的势头,但似乎也坚持超过了两天。


【现在已有0位网友对本文发表评论,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内容: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