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用地产

杭州站

广孚中心

 您的位置:首页 > 房产资讯 > 城市新闻* > 硅谷不是计划出来的 打造创新型城市需要制度创新

硅谷不是计划出来的 打造创新型城市需要制度创新

http://www.5acbd.com  2018/10/25 9:06:00 来源:第一财经

在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我国正积极支持开展创新型城市的建设。这离不开对改革开放40年来城镇化进程中所出现问题的反思,以期减少创新型城市后来者的试错成本,更利于其发挥后发优势。

  近年来,在抖音上成为新晋“网红”城市的西安被推上前台,置身于全社会的聚光灯下。今年初,国家发改委、住建部共同发布《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西安作为关中平原城市群的核心,正式跻身第9个国家中心城市。  在过去,城市管理者总是将人口视为负担,尤其是外来人口,能不来尽量别来。因为认识到人的价值,今年国内各大城市纷纷出招吸引人才,明明白白地揭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以后城市的发展得依靠人。

  理想的城市,就是要让人的生活更美好,正如中央所提出来的,规划和建设城市要以人为本。既然人是城市的主体,以人民为中心就意味着,城市是开放的、包容的、不分阶层的。那么,除了高端人才、大学生之外,更要重视那些普通劳动者。整个城市的发展离不开服务型行业,因此不能总想着为了建设高大上的城市,而驱赶低收入阶层。

  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仇保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一座理想的城市要宜居、宜业、宜创,即便是社会低收入群体也能够有尊严地在这里居住生活。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樊纲也认为,要给低收入阶层在城市的发展留下空间,让他们和高收入群体相得益彰。从有效提高土地利用效率角度来看,面对土地极为稀缺、利用效率太低的特殊国情,国内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创新城市发展方式,提高经济密度,让土地能够承载更多的人口、生产,从而产生更多的GDP。这就需要通过合理设计,向新科技、新技术、新理念要利用率。

  在21世纪,以人为本的道路,跟以经济为本的道路其实并不存在必然冲突。当今时代,经济发展为新经济、创意经济、知识经济所驱动,而新经济的特点,不仅仅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还包括创造新价值,而这全部来源于人类智力的发挥和创造力的提升。

  近年来,陕西省西咸新区围绕着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这一主题,聚焦生态、宜居、营商环境,进一步提升吸引人、留住人、发展人的承载能力,积极探索创新城市发展方式的“西咸路径”。

  比如,在创新城市生态建设方面,推广绿色节能新技术,全域推广海绵城市技术,构建三级雨水综合利用体系;围绕建设“无煤城市”,在国内首个大面积推广中深层地热能无干扰清洁供热技术,为我国北方地区采暖供热、节能减排和治污减霾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为了激发创新发展的内生动力,除了大力推进产城融合,布局宜商、宜业、宜居的专业化园区以外,西咸新区还把特色小镇作为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平台。

  硅谷不是计划出来的

  对于创新型城市,国际上有着公认的度量标准。比如,技术对外依存度不超过30%,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70%,发明专利申请量占全部专利申请量的比例超过70%,企业专利申请量占全社会专利申请量的比例超过70%,R&D投入占GDP总量的比例超过3%。

  在美国,硅谷被誉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以不足美国1%的人口,产出占全美近5%的GDP,并且是来自高科技行业的GDP。

  全国政协副主席辜胜阻曾多次出访硅谷,他转述美国人的话说:硅谷不是计划出来的,完全是靠市场推动的。自由创新,包容失败,政府和政策大力扶持创新创业但又不过多干预,风险投资具有远见和耐心等多重因素,共同构成了对硅谷创新和创业极为有利的文化氛围,吸引全球有着多元文化背景的人才和移民前来。

  政府在创新生态系统中的职责之一就是制定法律,维护和创造创新环境。2016年,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就对《拜杜法案》大加赞赏,“(该法案)对美国的创新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撬动作用。”1980年,美国国会通过《拜杜法案》。这一法案让大学、研究机构能够享有政府资助科研成果的专利权,极大地带动了技术发明人将成果转化的热情,科技成果转化率短时间内就大幅提高。十年之内,美国世界科技领导地位得以重塑。因此这一方案也被《经济学家》评为美国过去50年来最具激励性的法案,是美国从“制造经济”转向“知识经济”的标志。

  2005年,十六届五中全会第一次明确提出建立创新型国家的重大战略思想。创新型城市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基石。2016年,国家发布《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明确要求建设创新型城市。作为国内首个国家创新型城市建设试点城市,深圳是可以跟硅谷比肩的城市,已经形成了国内创新创业的首选基地。之所以硅谷、深圳难以复制,就在于他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创业的良性生态系统,也因此聚集了大量的天使投资人。

  西安建设创新型城市始于2010年。随着科技创新的环境不断优化,创新成果的不断涌现,推动着西安的发展,提升城市群的竞争力。西咸新区作为国家创新城市发展方式的试验区,依托雄厚的科教资源,全方位实施“硬科技”产业布局,规划建设中国第一个“硬科技”小镇,很多科技成果都走在中国甚至世界前列,率先扛起了国内“硬科技”的大旗。

  允许各地创新有竞争、有试错

  十九大报告提出,倡导创新文化,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政府要打造创新环境,就要供给创新制度,通过多样化的创新主体形成创新产出,最终才能形成各具特色的创新型城市。在制度创新中,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进行人才激励,强化产权制度对科技人员的有效激励,让创新的人才富起来。

  纵观世界,欧洲之所以在高科技方面落后美国,倒不是欧洲科技水平低,而在于欧洲在风险投资方面落后于美国。其实,对于中小企业的创新,如果没有资本的助推,是很难成长起来的。比如,在美国,为高科技、电信、生物等创新型企业服务的纳斯达克市场就非常活跃,近十年来,指数上涨数倍,从而培养了一大批高科技公司。

在“世界向东,中国向西”的口号下,西安等城市提出了打造“西部金融中心”的口号,充分发展市场和政府的作用,比如,对初创期创新型小微企业,要发挥政府资金的引导作用,鼓励社会资本投资组建天使基金,以股权投资等方式重点支持;对于成长期创新型中小企业,要充分发挥市场主导作用,激发各类社会资本参与创业投资活力,以股权投资等方式重点支持。

  从改革开放的视角来看,一个地方要想取得高质量发展,离不开顶层设计,而顶层设计解决的是两个问题,一是指方向,二是划底线。除此之外的广大空间,还得靠地方政府、企业、个人等主体去试错、去竞争。有赖于地方政府的竞争机制,40年来中国才取得一系列成就,这也成为中国的重要优势之一。这意味着,下一步城市发展方式的创新,离不开地方之间的探索和竞争。

  现在,中国各个地方都在争夺创新中心、新型产业基地,每个城市都有机会,但最后花落何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城市的发展和创新,有没有竞争优势,关键是要创造一套体制机制。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认为,应该鼓励地方在顶层设计方向正确、底线清楚的情况下,让每个地方都尽可能多地有一些自选动作的空间,从而有较大的积极性进行创造性发挥,允许有竞争、有试错,真正找到符合国情、符合地情的城市发展方式。

  就西咸新区的发展来说,作为后起之秀,在一定意义上,可以发挥后发优势。所谓后发优势,就是尽量减少试错成本,这样才能事半功倍,得到更好更快的发展。

【现在已有0位网友对本文发表评论,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内容: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刷新验证码!)